(文/马腾驰)作者/来源:秦视点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

简介: (文/马腾驰)作者/来源:秦视点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礼泉县南坊镇名气大,是因为那里出产名声响亮的腊汁肉。

南坊腊汁肉,在礼泉不必多说,在咸阳、西安也是声名显赫。

许多吃过的人,说起它的好来绘声绘色,话语中间,还会指名道姓地提到,老张腊汁肉那一家,味道是如何如何地独特,生意多么多么地火爆。

说者不是做广告,是在谈自己的真实感受,他们描述腊汁肉的那个香呀,惹得身旁的人,口水在嘴里直打转儿。

相传,唐代修建建陵时,工匠们从长安带来腊汁肉老汤,南坊镇人用这老汤,融入本地制作工艺,创出了最早的南坊腊汁肉牌子。

明清时期,南坊人又南下长安,在长安城老字号腊汁肉店里“打工”,细心学习、体味其制作诀窍,“打工”完后,回到南坊镇的他们,继续提高、完善腊汁肉制作技艺。

他们虚心好学,用诚信,用坚持,用创新,用品质,打造出了南坊腊汁肉的金字招牌。

南坊腊汁肉,以其肉色鲜嫩而红润,肥而不腻,瘦而不柴,“肥肉吃了不腻口,瘦肉无渣满含油”的优异品质,吸引了四面八方的食客。

南坊镇,位于礼泉县西北部,东、南两面相邻本县的叱干镇、石潭镇,西接乾县、永寿县,北邻泾河,是乾、礼、永、淳4县之交通要道。

最早知道南坊镇,是我小时候从父亲那里听到的。

特别是过冬日结冰的泾河时,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记忆。

从那时起,我就把南坊镇记在了心里,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去那里走走,去看看父亲他们当年推着沉重的地轱辘车子走过,曾经撒下过汗水的那方地土。

腊月天,腊汁肉,一个“腊”字,让我有了许多的回忆与许多的感慨!

车子到了南坊镇门口,问一正搬运货物的中年男子,去老张腊汁肉店咋走?

他热情地说,顺着街道端往北走,在街道最北头的路东边。

停下车,进了老张腊汁肉店。

店主张海刚,正在摆了一长溜腊汁肉盆子的桌子后,忙着给顾客挑肉。

能认出方脸、大个子的他,并知道他的大名,那是我看过电视台介绍他的专题片。

同行的史仁立先生,先我一步走到了桌子前。

张海刚把手中刚剔下的一根大骨头,递到了他面前,笑呵呵地说,先尝尝!

张海刚的脸上,还是那种诚真、不带有一点商业味道的笑,他把手中的大骨头递给仁立。

仁立说,这老板跟一般的生意人不一样!

你看他那笑,是咱乡里人那种质朴暖心的笑,叫人一下子就亲近了不少。

啃着骨头的他又说,这骨头上的肉不少,味道确实好,跟一般的腊汁肉不一样!

我说,能上电视台,那不是闹着玩的,肯定有他的绝活。

那专题片,不是花钱上的广告,是凭口碑、质量,凭名气上的。

电视台,不是谁想上就能上得去的!

张海刚安排好他刚接待的客人,笑盈盈地走过来,发了烟。

我说,我俩从咸阳赶过来,真正是慕名而来,就想吃一吃你这有名的腊汁肉,咋吃,你看着给弄!

仁立说,我几个朋友,经常说你的腊汁肉好吃,今天我俩放下手上的事,一早就开车上来了!

张海刚说,好,好,这样吧,来一盘凉拌的,再炒一盘热的。

切成薄片的凉拌腊汁肉,用红油辣子、葱丝、蒜泥、姜末、醋与味精等调成的水水拌了,看着就馋人,就想拿起筷子先吃上一口。

腊汁肉,给每人配带着一块烤得焦黄酥香的锅盔馍,可以直接就馍吃,也可以把肉夹在锅盔里吃。

不说,不说了,先吃肉,先吃肉,夹一片切得薄薄的腊汁肉放入嘴里,滋味鲜长、耐嚼爽口的肉香,调和水水的爨香,浸透在肉里的丝丝缕缕的中药芳香味,瞬间,在口腔里爆发开来。

他说,用多种芳香走窜之类中药熬制腊汁、煮肉,不仅仅给富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铁、钙与磷等营养成分的腊汁肉提香增味,那些芳香的中药,还有健胃消食,润肺理气,散寒祛风,镇痛化滞的功效。

另一盘带着老汤,用料酒,配绿辣子热炒的肚子丝,咬在嘴里咯吱咯吱地响着,醇厚悠长的肉香,绿辣子特有的清香,那是另外一种叫人难忘的味觉享受。

我们来的早,进店时只有几桌人,这时,不断有顾客进来,大厅、包间已坐满了人,仍有人进门来。

南坊镇,一个地理位置并不优越的山区小镇,腊汁肉生意如此火爆,能把一个小小的腊汁肉做到这个份上,让人不得不十二分地佩服,十二分地惊叹了!

仁立说,味道没有啥说的,确实好!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著名作家,姓马,马腾驰,《背馍记》的作者,是你礼泉乡党,他老家是新时的。

这位张海刚,是从他父亲张生荣手里接过的这门手艺。

店名老张腊汁肉里的老张,是指他父亲。

他接着说,我父亲如果活着的话,今年应该是93岁了,17岁时,他从蓝田县逃荒到南坊镇。

在一旁的他妻子插话,我回去过好几回,都到啥时候了,老家的条件还差得很,家里的大门,低得人要低着头才能进去。

他妻子说完,张海刚说,我父亲有一手做腊汁肉的好手艺,解放前,挑着担子在南坊镇街上卖腊汁肉,解放后,多年在镇上的供销社,专做腊汁肉。

改革开放以后,年龄大了的他,把手艺传给了我,到我手里,经营腊汁肉已30多年了。

饭时已过许久,店里的客人少了下来。

忙完接待客人的张海刚,坐在我们桌旁,抽着烟,讲了上边的一席话。

他的脸上,仍是那种真诚并带着暖意的笑。

我问他,你这腊汁肉店名气这么大,这些年,你最大的感受,或者说体会是啥?

这是真心话,不明就里的人,肯定会说我是在装,是在矫情!

就说咱这腊汁肉吧,是靠复杂的工序,靠好品质的原料肉,地道的中药在做,哪一样,都大意不得,马虎不得,都得认认真真,一项一项去做。

一位戴着鸭舌帽,两鬓斑白的老先生,在儿女们陪同下,从包间里走出来。

我还想问你,你把那拌肉的调料水水,咋调得那么香的?

我想让我女子到你这儿来打工,不要工资,不学腊汁肉的作法,不抢你的生意。

张海刚笑着说,老人家是开玩笑哩!

喊完话,他转过头来对老先生说,咋样调水水,不用你女子来打工,我给你直接说了就是!

送老先生出店门,张海刚回来,坐了下来,我们又接了前边的话题。

我说,你刚才的话没错,我在你说的“累”字后,还要加4个字:并快乐着!

远远近近的人,翻山越岭跑到这里来,就为了吃你家的腊汁肉。

电视台,还有那么多媒体都报道过,这给你们镇带来了多么大的名气,你说你自豪不?

那么多顾客,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你的腊汁肉,一边夸着你,你能不高兴?

腊汁肉,让你的生活好转了,钱包鼓了起来,你说,你是不是累并快乐着?

我把我的想法,一古脑儿倒了出来。

他嘿嘿地笑过,说,不敢,不敢,南坊腊汁肉的名气,是所有南坊腊汁肉店,一搭子齐心努力,往好里做的结果,他们的肉,也都做得很好!

你说那么多人,没远没近地跑到南坊镇来,就为吃上这腊汁肉,看着他们吃得香,听着他们的夸奖,我心里的确高兴!

经营店子,经济是好转了,一儿一女也争气,在成都有自己的房子,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做。

离开老张腊汁肉店,我买了3份不同品类的腊汁肉,带回去让老母亲也尝一尝。

路上,我问仁立,咱说好是来吃腊汁肉的,你咋就当着人家的面,说我想写腊汁肉的文章?

他开着车,嗬嗬地笑着说,我还不知道你,用咱陕西话说,你不是敬嘴(爱吃好的)之人,跑这么远的路,还不是想写一写这出名的腊汁肉。

再说,你这人家乡观念重,腊汁肉是你礼泉的名吃,不叫你写,你也会拿起笔来。

想写写老张腊汁肉已有好几个年头了,一直没有机会去品尝、去体验一下。

今日专门来了,文章是一定要写的。

我想了,就用厚憨、实诚、淳朴如张海刚他本人一样的文字,写写他和他的腊汁肉。

(文/马腾驰)作者/来源:秦视点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

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以上是文章"

(文/马腾驰)作者/来源:秦视点声明:版权归原创所有,转载此文是出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