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雨客:《天上掉下一头鲸》是我2016年创作的,确实是我创作的第一

简介: 西雨客:《天上掉下一头鲸》是我2016年创作的,确实是我创作的第一个图画书形式的作品。

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作品《你的脚下,我的脚下》曾获“青铜葵花小说奖”金奖。

其图画书作品《天上掉下一头鲸》使用了中国传统青花瓷作为创作媒材,原稿使用经过1300℃高温烧制而成的青花瓷板画,并斩获了第二届“青铜葵花图画书奖”行云流水奖。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该书的创作、原创图画书发展等话题采访了西雨客。

西雨客(刘航宇)澎湃新闻:《天上掉下一头鲸》应该算是您的图画书处女作吧,怎么会想到采用瓷板画的形式来创作的?

西雨客:《天上掉下一头鲸》是我2016年创作的,确实是我创作的第一个图画书形式的作品。

2016年是我住在景德镇的第五年,写作的第四年,学习陶艺的第一年,也是创作图画书的第一年。

那时我学习的时候,想写一些和陶瓷有关的小说,也想做做与陶瓷媒介有关的图画书。

之所以用陶瓷瓷板、青花和新彩作为创作媒介,是因为我觉得它适合这个故事。

青花的质感冷静沉稳,而新彩温暖、充满希望,两者很适合表达这种氛围。

介绍青花瓷板制作的别册澎湃新闻:书中专门附了一本别册来介绍这本书的青花瓷板画的制作过程,但我们知道陶瓷烧制的过程中有很多不定因素,想问下,这本书您大概花了多久时间创制完成的?

西雨客:我大概是四五月间酝酿构思,设计和画草稿,六月七月两个月时间完成最终的创作。

只不过2016年的时候,觉得时机到了,应该有可能创作出来,才最终去做的。

做泥板比较麻烦和辛苦,未烧之前的泥板很脆,很重,要小心翼翼地拿放和绘画。

那时候即使有对作品的掌控力,烧窑还是容易出现一些问题,因为气温的细小差异,因为火焰的位置关系,甚至因为干湿的不同等很多的因素,作品烧出来都会不一样。

不过最后的成稿虽然因为这些因素有些影响,但是影响不大。

澎湃新闻:瓷板画在绘画部分的创作上,似乎迥异于一般的绘画媒介,您能从专业角度大致介绍下技法特点以及您是如何发挥其优势,突破其局限的吗?

比如青花料的浓淡水墨感,鲸身的一些刮擦质感,包括纹理的处理等等。

部分工具西雨客:有浓淡和水墨的层次,是因为水分。

调配青花料用水的多少,可以决定青花的深与浅。

刮擦是用了雕刻技法,用刻刀把泥板做得凹凸起伏,来获得画面的质感。

纹理的话,主要借助毛笔刷子和其他坚硬的工具来做出来,我尝试了很多样子,最后使用的树、阳光、蛇还有鲸鱼身上的纹理都非常合适。

内页关于优势,可能是瓷板加上青花产生的特殊质感吧。

至于局限,是不能让你随心所欲地像纸上一样“画”,你需要反复思考、多次尝试才能最终做出想要的画面感觉来。

《天上掉下一头鲸》所呈现的画面感觉,仅仅只是我探索和尝试的一种结果。

澎湃新闻:您采用了如此传统的创作媒介,但整个作品无论是故事还是技法都并没有特别中国,能谈谈您对所谓的“中国风”图画书的理解吗?

西雨客:很多时候,中国风往往成为了一种标签,一个限制住的词与理解,好似中国风就必须是这样的或者那样的。

我觉得可以更宽广一些,或者说削弱它的局限性。

传统的,现代的,过去的,当下的,幸福的,悲伤的,只要是这个土地上的人们所面对的事物与生活,都是中国的生活与故事。

鲸眼部分的原稿瓷片细节《天上掉下一头鲸》使用的是传统陶瓷媒介,形式上以及视觉上,却是现代与当下的。

每个人理解和审美不同,谁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澎湃新闻:在这本书里,鲸鱼之死可以说是故事的转折点,而在画面上您也从青花转而采用新彩来表现,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并且,这让我想到在《你的脚下,我的脚下》中,您也是以死亡作为成长和新生的契机,能不能谈谈您怎么看待死亡以及您作品中的这些死亡意象?

生命逝去,但生命的种子并不会停止发芽。

其实准确地说,《你的脚下,我的脚下》并不是以死亡作为成长和新生的契机。

爸爸林方得患病只是故事的其中一个推动力,一个线索,成长的契机是林方得和孩子林后朴彼此之间的与交流。

故事最后,林方得进了医院,也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

但《你的脚下,我的脚下》里确实写到了角色鱼头的死亡。

那样真实地出现在林方得和林后朴面前,让他们两人都更深地认识到生活的宝贵和珍惜身边的人。

死亡是每个人生活里注定会面对的事物,我们要正视它们,理解它们,而不是避而不谈和逃避。

我正视这样的真实,所以才创作了《天上掉下一头鲸》这样的作品来慰藉自己和让自己更好地面对生活。

人的感情是共通的,不论是孩子,还是曾是孩子的你我,我相信,都能从中感受到一些东西。

西雨客:我有很多想创作的故事,未来都会慢慢做出来,或以小说的形式,或以图画书的形式。

至于陶瓷的创作媒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可能都不会做了,因为不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来说,付出都太多了。

近几年里所做的八本图画书,视觉上每本都不一样。

内页,蛇一家的纹理处理澎湃新闻:大家普遍认为这些年中国原创图画书无论从质和量上来看,都势头喜人,对此,您怎么看?

《辫子》的创作者黑眯、《门》的创作者陶菊香、《其实我是一条鱼》的创作者孙玉虎,他们的作品都很好。


以上是文章"

西雨客:《天上掉下一头鲸》是我2016年创作的,确实是我创作的第一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