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融融的。

简介: ”“给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融融的。

本文作者:康斯坦丁1900一 小说与小说改编电影看到很多评论说,好的书一般不能够被改编为好的电影。

这个观点我实在不敢苟同,且不论那些电影比书伟大,比如史蒂芬金的短篇小说集《四季奇谭》中三个小故事都改编为电影,且至少两部都是伟大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和《伴我同行》。

还有很多经典的电影和原著小说一样伟大,从早年的《乱世佳人》,之后的《教父》,最近的《指环王》等等,事实上多数电影剧本之前都有书作为支撑,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就是因为这个舍得。

其实问题应该被阐释的更为清楚一些,书,或者直接说小说,分成很多种类型,风格,流派,但如果简单粗暴的区分,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以故事为小说的主要线索和内容,一类并不以故事见长,而是通过更多的复杂元素,作者对于世界,对于人,对于生活的感受和理解,以文字的方式储存起来,成为一种时间的艺术。

有的小说两方面都有,有精彩的故事,也有丰富的内容。

《悲惨世界》全书一百二十多万字,故事并不是它的核心,但故事同样精彩,因此它的改编长盛不衰。

但有的小说内容很丰富,但故事性不强,这种小说相对比较难读,也比较难被影像化,《追忆似水年华》是鼎鼎有名的作品,它既不好读,改编的电影也很难看进去,1999年算是不错的银幕之作。

同样,《在路上》作为垮掉一代的代表作,2012年的改编不可谓不用心,但仍不算是一流的作品。

《挪威的森林》不算是故事性特别强的小说,小说主要是由作者对于生命的感受组成,人物不多,且缺乏激烈的,因而本身就不大适合改编成电影。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能改编成好的电影,为什么?

二 “戏剧电影”与“小说电影”“戏剧电影”与“小说电影”这个提法在国外的电影著作中极为少见,是在孟犁野先生在《中国电影艺术史稿》中看到的,觉得虽然没有严格的学术论证传统,但这个简单的分类是很有意思的。

“戏剧电影”也就是以讲故事为中心的电影,绝大多数商业片都是以讲故事为主的。

“小说电影”大概可以理解为一部分不以讲故事为主的电影。

前者靠扣人心弦的故事吸引人,通过故事塑造人物,表达思想。

无论是纯靠故事取胜的《两杆大烟枪》,还是诺兰复杂的故事结构,这些电影成功的重要基础就是一个好故事。

国内五代导演很多作品故事性都不强,《黄土地》、《一个和八个》等,王家卫的《东邪西毒》甚至《一代宗师》都感受大于故事。

而电影史上很多艺术片经典与作者都是直接用影响来表达感受,尽管这些人有时候很难被理解和接受,比如泰伦斯·马力克的《生命之树》,达伦阿罗夫斯基的《珍爱源泉》。

这意味电影也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故事性强的,一种故事性差的,两者并非孰优孰劣,定位不同。

而靠电影语言成为表达感受的可能成为经典,但很可能不为多数人接受。

三 《挪威的森林》的电影与书《挪威的森林》由越南导演陈英雄指导,这位堪称越南电影名片的导演擅长长镜头,对画面有极强的感受力,前者让他经常被人评为越南的侯孝贤,而后者让他和张艺谋一样,对电影画面的色彩与美,总是有出众的把握。

但可惜这次,陈英雄并没有用他的特长,很好的改编这本他很喜欢的小说。

首先是定位问题,影片从项目开始就是一部瞄准市场的商业片。

这点本身原著小说比较缺乏,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几个主要人物互动确实少,但几个关键的起转承合,渡边在直子和绿子之间的来回摇摆,也算是经典的三角恋,但绿子在电影中戏份过少,几次出现都没有交代前因后果,现代十分突兀。

而电影的时间和镜头过多的给了渡边和直子,甚至直接给了渡边。

绿子这个角色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成为故事的一部分陈英雄对室内的戏把握的很不错,几场重要的室内戏,色彩布置都不重复。

以此场景为例,灯光的布置是精心设计过的,三个人之间的位置也很花心思。

导演不惜笔墨,在渡边与直子一起的时候,开启了PPT 与MV模式,大量的长镜头拍摄美丽景色渡边最后流浪的部分也过于拖沓,没有对故事产生影响。

实际上,原著小说还是有很多故事可以讲得,玲子的戏中戏很有冲击力,但是编导直接舍弃,以至于本来故事性不强的小说改编成的电影故事更弱了。

过于孱弱的故事让读者观众没有看到很多有趣的情节,更让没有读过原著的人,很难理解故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次,如果电影不想拍成故事性强的电影,想拍成“小说电影”,想拍成王家卫式的梦呓,那也可以,这需要有极为出彩的片段和人物。

很多原著中精彩的,有感受力的场景,电影中没有出现。

而在我看来,书里面最有意义的是渡边和绿子几段关于喜欢和爱的形容。

导演用了一段,但更精彩的几段都没有用。

这是导演用的一段,而没有用到的更多,比如这一段:“说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我听着心里舒坦。

”“绿子,”她说,“要加上名字。

”“可爱极了,绿子。

”“给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融融的。

”“最最喜欢你,绿子。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

’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

”绿子紧紧贴住我的胸口,“好上天了!

”还有这一段:“喜欢我的发型?

”“好得全世界森林里的树统统倒在地上。

” 这几段在我看来是书中最有意思的,可惜陈英雄只看到了渡边和直子的情感,没看到渡边和绿子的爱情。

四 一点碎碎念早些年喜欢川端康成,了解了一些日本文学,也喜欢日本文化所推崇的“物哀”美。

电影中也是,既有日式纯爱,也有像园子温这样的作者。

但说实话,越来越不喜欢这种两个极端的张力,不喜欢《挪威的森林》中,作者单纯的强调对生活的感受。

可能我们会被其中不正常的人和敏感的自己打动,可是生活不光是这些呀。

正是公共领域的坍塌造成日本文化的超娱乐化,也正是对外部世界的不关心,过分关注自己内心的感受,让渡边永远是个孤独的他者。

他嘴上说着不喜欢孤独,实际上他是享受的吧,这种有些悲情英雄主义的情节还是少些吧。


以上是文章"

”“给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融融的。

"的内容,欢迎阅读裹缕时尚健康网的其它文章